跟我回火星i / 農民日記 / 家里養了好多年的兩只鳥,走了

分享

   

家里養了好多年的兩只鳥,走了

2021-01-12  跟我回火...

家里養了好多年的兩只鳥,前段時間走了一只,剩下的那只,昨晚也走了,應該是被凍死的。(之前還寫過它們倆,在18年10月份發過的那篇文字《兩只鸚鵡》里)

它們還在的時候,剛開始,江女士總讓我晚上把它們拎進屋里,早上起床,江女士讓我拎它們出去。我很煩,鳥又不是我養的,干嘛飼料沒了喊我,水沒了喊我,天黑了喊我,天亮了喊我……后來也不用江女士喊了,我會主動照料它們,江女士是在培養我照養它們的習慣,我反感是因為不想與它們有過多的交集,時間一長,感情是個問題,我討厭感情。

夏天的時候,黃鼠狼多,下午我得待在下面廚房或者客廳看書寫字,留意著它們。它們喜歡講話,兩只鳥能不停歇的講一整天,嘰嘰喳喳立體音環繞耳邊。天一黑就開了靜音一般,一句話沒有。我想著可能晚上了,大家都要睡覺了,鳥也要睡覺,還有一個原因是在野外,晚上說話,會被敵人精準定位,成了別的動物口里的獵物。

再后來,它們的叫聲沒那么刺耳和煩人了,不經意間還會側耳聽一聽它們在說什么,即使什么也聽不懂,但能從它們的叫聲轉換里,感受到情緒,一種你和鄰居八卦別人家事的興奮。

有時候它們也會吵架、打架,聲音動作都富有攻擊性,一度讓我誤以為是黃鼠狼來了,慌慌張張的跑過去,虛驚一場,然后就蹲在一旁看著它們打架。

我上網查了一下,鳥的壽命最長的是鸚鵡70年,其他鳥根據體型,越大的活的越久,它們倆那么小,壽命應該也就幾年。

希望它們在我家這幾年是高興的

一路走好

——2021.01.04


鳥籠被江女士洗干凈了,放在走廊,來來回回都能看見,特別是晚上刷好牙準備上樓去洗澡,經過的時候,眼睛總是不經意看一眼以前小鳥還在的地方,現在只??栈\子,一只干凈的籠子

我可能有點想它們了

它們毛色鮮艷,之前講過,就是exo里吳世勛剛出道染的鸚鵡頭發色,很好看,我曾一度羨慕它們倆天生不用染頭,還全身綠,我喜歡綠色

它們倆還掉毛,黃色的、綠色的,我掃地的時候,毛總亂處飛,掃不凈

每次江女士數落它們倆能吃,我又羨慕它們倆,吃不胖,吃再多也不長肉

它們倆有一只先走了后,某天我蹲在鳥籠前,注視著剩下的那一只,等到江女士喊我去洗菜,我對江女士說剩下的那只鳥老了,像個老頭子。江女士說我在講P話,鳥怎么可能會老  

沒過幾天,剩下的那只也走了,我可真是烏鴉嘴

它們要是知道有個人在這人間思念它們,應該會得意的吧,它們應該會向其他鳥吹牛:看,就那個人,想當年我可沒和她講一句話,她就天天蹲在我家門口,我理都不理她,現在想我想成什么樣子。

——2021.01.08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_开心激情站_97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