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文刊 / 待分類 / 賴永洪‖散文《故鄉的柿子》

分享

   

賴永洪‖散文《故鄉的柿子》

2021-01-11  江南文刊


故鄉的柿子

◎賴永洪

   離開家鄉有些年頭了,鄉愁愈來愈濃,那里有好多事物縈繞于心,但最讓人魂牽夢縈的莫過于冬天里的紅柿。

   立冬一過,散落在村子里各個角落的柿樹葉子,就開始凋零起來。那些黃黃的葉面,夾雜著斑斑點點的金紅色,甚是惹人喜愛,摘一枚晾干,就是別致的書簽,可以讓書本增添韻兒。

   初冬的風就是煞星,惡狠狠地把好看的葉子一片、一片撕落,根本不體惜你心疼的感受,這時的天氣雖不是很冷,而實實在在的寒意足讓心生傷感。

   早飯前的覺是最香的,但都會被母親攪碎,她要看著你老老實實按時去了學校,才會放心去操弄那永遠都忙不完的活。

   小孩子也會發脾氣。胡亂吃過早飯,兩手抓著布書包,氣惱惱地邁起碎步,到離開母親視線的拐角處,將書包用力的摔向竹籬笆,鼻孔大聲而出“哼——!”其實這“火”發得有點莫名其妙,也不知沖誰而發,無辜的籬笆被撞得顫顫發抖。

   “砰!”頭頂上突然掉下一個紅紅的東西,這讓情緒激動的娃驚嚇一跳,急急的仰頭,這才發現掛在樹上的柿子,都露出紅彤彤的圓臉沖著人笑,剛才那個柿子,正是被搖晃的籬笆碰著而跌落下來的。

   昨晚的北風很厲害,把柿樹上那稀稀疏疏的葉子洗劫一空,那吊在枝上的柿子,失去遮臉的琵琶,隨風搖曳格外精神。

  這株老柿樹,枝條繁雜,是個龐然大物,沒有葉子遮蔽,才發現每根枝條上都吊有紅柿子,就如過年時街上掛的紅燈籠,把世界添滿喜慶的景象。而夾雜在里頭那熟透的軟柿,著實能令人破涕為笑。

  把籬笆墻上那根最長的竹子抽出來,而尾端的叉口,剛好能夾住柿子果蒂前那段細枝,輕輕地一個旋轉,枝斷時,柿子仍然留在竹子上,只是與母枝分離開來。

  四月的枇杷;五月的桃李;六月的青梨;九月的土柑總有酸、澀、苦味……

  “色勝金衣美,甘逾玉液清”紅紅的柿子,才是上天賜予村童的最好的禮物,撕開薄薄的皮,露出晶瑩紅潤的甜肉,通過舌尖的感受,足讓人判斷:這就是世間最美的果實!

   等了一年才來臨的開心,可以徹底忘記母親的叮囑,忘掉老師的責罰。瘋狂地沖上土崗的主角,是用外衣做成的包裹里的柿子,而路上被攔截下的小伙伴,則心甘情愿的充當配角。此時可以歡叫,也可以暢懷的享受美食,“偷竊”來的時光被打發成興高彩烈。

  站在高處,可以看見整個村子,田野一片枯黃,在宣示著冬天的蕭殺。但散落在房前屋后,小河兩岸和路旁的柿樹,迎著凜冽的北風,枝枝條條上都掛滿紅彤彤的柿子,每一個柿子就是一盞紅燈籠,遠遠看去把整個村莊裝扮成喜慶亮麗,不亞于春園的光彩,秋山的絢麗。娃娃們不懂詩意,但讀過《濟南的冬天》,他們一致地認為這里的冬天比濟南的冬天更美,更養眼!

  故鄉的柿子是最紅的,可以把村莊的流年系紅;故鄉的柿子也是最甜的,可以把童年、少年和鄉愁甜潤……!


?注:本文原載于《博爾塔拉報》賽里木副刊。


    賴永洪,江西省作家協會會員,中國化工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會員。在國內公開發行的大、小報刊上共發表詩詞、詩歌、散文、小小說幾百首(篇、闋),另有獲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_开心激情站_97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