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文社 / 古代史 / 西晉滅亡時,場景有多慘烈?

分享

   

西晉滅亡時,場景有多慘烈?

2021-01-10  朝文社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作為一個國祚只有半世紀,統一后僅47年就快速覆亡的短命王朝,西晉王朝的覆滅,雖說是以荼毒中國北方的“永嘉之亂”為標志。但其實在此之前,這號稱“白衣飄飄年代”,“一線城市”看上去無比優雅繁華的“大晉王朝”,已經亂了好久。表面繁榮之下,到處是不忍直視的慘像。

  比如從公元291年開始,持續達15年的“八王之亂”里,各位手握重兵的“大晉朝實在親戚”們,就為了爭奪最高權力互相攻殺,活活把“宮斗”變成狼煙四起的大亂。中原大地上,各位“司馬王爺”們鬧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一個個打著“討逆”旗號發起爭斗。戰火從洛陽蔓延到南北各地,規模也越打越大。單是篡位的趙王司馬倫與“三王”在洛陽郊外的激戰,六十天里就有十萬人死亡。司馬颙、司馬穎、司馬乂三方也在洛陽大戰,三個月里動用兵力三十萬,死亡八九萬人,繁華的洛陽城“城中大饑”……

  

  而這些戰亂,也只是這場“八王之亂”里,司空見慣的場景。

  而放在當時的西晉國土上,又何止是“洛陽大饑”?“八王之亂”的戰火蔓延處,幾乎都是西晉昔日最富庶的“經濟區”。十五年里數十萬無辜百姓死于戰亂,“流尸滿河,白骨蔽野”成了常見現象。為了躲避戰亂,大批老百姓更是扶老攜幼,離開心愛的家鄉遠走避難,成了苦難的流民。僅是在“八王之亂”結束前后,西晉“流民”的數量就達到三十萬戶,占到了西晉人口的近十分之一。幽、并、秦、雍、司、冀六州“草木皆盡”,生產幾乎完全癱瘓。

  所以,當“八王之亂”落幕時,作為勝利者把持西晉大權的東海王司馬越,得到的是一個在一輪輪“自虐式內戰”里飽受摧殘,早已衰敗不堪的江山。捏著傀儡皇帝晉懷帝的司馬越,隨后更是繼續倒行逆施,大肆屠戮異己,本來就在內戰里元氣大傷的西晉,這下更是各地分崩離析,幾乎剩不下幾口氣了。

  

  當年一次次施展“神龜大法”,苦熬大半輩子“篡”來西晉江山的司馬懿父子絕對想不到:這才幾十年不到的光景,風光完成“三國歸一”大業的晉王朝,竟然就被這些私心自用的“司馬家好兒孫”們,一撥接一撥的狠挖猛刨,敗壞到這個樣子。

  當然,如果跟接下來“永嘉之亂”的慘景比起來,“八王之亂”里的西晉王朝,也還不算太慘。

  

  公元309年8月,正式打著“漢王朝”旗號自立的匈奴劉氏貴族,發起了對西晉都城洛陽的兇殘攻擊,震驚天下的“永嘉之亂”大幕拉開:雖然在洛陽軍民的浴血抗擊下,“劉漢王朝”的幾次進攻都被打退,可執掌大權的東海王司馬越,接著又來了通無恥操作:帶著二十萬人和大批文武重臣,不顧晉懷帝的苦苦勸阻躲到許昌去,把一個“殿內死人交橫,盜賊公行”的洛陽扔在一邊。

  可笑的是,撒腿跑路的司馬越,跑到沒跑多遠,跑到項縣就憂懼而死。跟著他一道跑的二十多萬人,也被“劉漢王朝”抓了個正著,在苦縣幾乎被團滅。追隨司馬越的王衍、司馬范等重臣,也都統統被抓了俘虜。這些和平年代以“氣度”“風流”著稱的名士們,關鍵時刻也是原形畢露。特別是王衍,這位清談玄學的領袖,“大晉文化界”的重量級精英,被俘后就發揮口才優勢,不住表示要賣身投靠。卻是“投靠”都沒人要,反而被活埋而死。

  也正是隨著這一通折騰,西晉都城洛陽最后的家底,也就這么給禍禍沒了。洛陽徹底變成了毫無抵抗力的孤城,隨后也被“劉漢王朝”拿下,洛陽城里王公貴族百官三萬多人被殺,洛陽皇宮也被焚毀殆盡,甚至連晉朝幾代“太祖”“先帝”的陵墓,也被挖了個遍。淪為俘虜的晉懷帝,還被安排身穿青衣,在“劉漢王朝”的宴會上充當“服務生”,是為中國歷史上一大出名恥辱時刻:青衣行酒。

  而在這一系列的慘禍之后,理論上說,西晉還是有翻盤希望的:洛陽陷落后,晉愍帝在長安登基,北方幽州并州等重鎮也還在晉朝手中??晌鲿x的作死操作也在繼續:鎮守幽州的“名士”王浚,雖然手握重兵,但素來以貪婪殘暴著稱。他常年在幽州境內橫征暴斂,就連他老婆的墓葬,考古發掘時都把考古隊嚇一跳,那墓葬里“象牙尺”“藍寶石銀鈴”等藏品,件件價值連城,也可見當年他“刮”得有多狠。以至于當時就有童謠形容:“幽州城門似藏戶,中有伏尸王彭祖(王浚)”。

  這樣一個被老百姓恨之入骨的角色,面對這場大亂,偏偏還生出了小心思,打算渾水摸魚也稱個帝。結果“劉漢王朝”的大將石勒(未來的后趙開國皇帝)來了個假投降,假裝要幫王浚打天下,輕松騙開了幽州城門,接著把臉一翻就大砍大殺,轉眼就把王浚抓了俘虜。北方的戰略重地幽州,也就這么“作沒了”。

  而苦守長安的晉愍帝,隨后也陷入到圍攻里,雖然長安的晉軍頑強抵抗,可是各地的“重臣”“精英”們卻一個個觀望,“劉漢王朝”圍攻長安時,各地援軍磨磨蹭蹭,全在一旁觀望。敢去拼命作戰的,竟只有涼州來的幾千“義眾”。眼看長安城糧食耗盡,公元316年,絕望的晉愍帝光著膀子,口銜傳國玉璽出城投降,給“風度翩翩”的西晉,來了場凄慘的收尾。

  

  但就是在這么悲情的時刻,也少不了“做精”們的身影。當晉愍帝已決定投降時,他的近臣索綝,這位大書法家索靖家的寶貝兒子,赫赫有名的“魏晉名士”,竟來了出“搶投降”的鬧劇。他故意封鎖消息,然后派兒子給“劉漢王朝”傳話,說只要對方答應封自己為“萬戶郡公”,他就能賣主求榮。誰知“賣”都沒賣成,先是他兒子被人家砍了腦袋祭旗,而后晉愍帝投降,索綝“搶投降”的丑事也掀了蓋子,跟著也被殺了頭。

  而從“八王之亂”到“永嘉之亂”,煌煌史冊里反復描繪的,更有說不盡的民生苦難。除了幾乎被夷為平地的洛陽外,作為西晉“終結地”的長安地區,也是“白骨蔽野”“百姓存者百無一二”,簡單幾個字,就是說不盡的苦難。而這樣的苦難,不止在長安洛陽等重鎮,更是隨處可見。剛剛經歷了“太康之治”繁華的西晉北方百姓,不是被屠殺劫掠,就是在流亡的路上……

  這慘烈景象背后,更是西晉王朝權貴高層的傾軋,是西晉病態的社會結構與統治風氣,至于王衍、王浚、索綝等坑貨?不過是這腐朽的西晉王朝,必然會生出的怪胎。與其說,西晉是亡于“永嘉之亂”起,“劉漢王朝”等兇悍對手,不如說,就是亡于自己的“做”。

  

  那位被“劉漢王朝”活埋的“名士”王衍,臨死前的一句話,就道盡了西晉悲催的亡國原因:“嗚呼 ! 吾曹雖不如古人 , 向若不祖尚浮虛 , 戮力以匡天下 , 猶可不至今日”。

  是啊,當西晉天下太平時,這些壟斷高層權力的世家大族們,都在追求著“清談玄學”,比如這位王衍先生,就是以“口不論世事”出名。權力高層的“名流”們,或是自我標榜,或是追求奢靡生活,其真實水平,也往往能和今天堅信“手機基站傳染病毒”“用軍艦讓人道歉”的“外國精英”們比反智。這樣一群人,就算能如王衍盼望的那樣“ 戮力以匡天下”,又能做得了什么?

  西晉的覆滅,已是過往。但是,如果把西晉“白衣飄飄”的繁華時代,與不久后“白骨蔽野”的大亂,重新對照著反復看,讀歷史的意義與收獲,應該盡在其中了。

  參考資料:梅毅《華麗血時代》、王文清《兩晉史話》、劉精誠《兩晉南北朝史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_开心激情站_97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