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禾健康 / 微信公眾號:... / 做腸鏡——“清腸”對腸道菌群的影響及后...

分享

   

做腸鏡——“清腸”對腸道菌群的影響及后續恢復建議

2020-12-01  谷禾健康

朋友小楊是個科研人,每天按時吃飯,三餐規律,但在某次腹瀉之后,小楊突然想起了醫生的建議:做腸鏡檢查。

腸鏡檢查對于小楊而言是陌生而又新奇的,于是小楊開始飛速查閱相關文獻。

    腸  鏡    

用于檢查腸道內部病變。對大腸息肉;大腸炎癥性疾病如潰瘍性結腸炎;慢性結腸炎;結腸癌等診斷有重要意義。

查完后,小楊對腸鏡檢查有了大概的了解,需要先喝瀉藥排便清腸,才能進行正式的腸鏡檢查。與此同時,他腦海中又浮現出新的問題:

  • 都說腸道中有大量的微生物,那么在大量排出糞便時會不會同時將腸道內的腸道菌群大量清除?

  • 一次腸鏡檢查究竟對腸道菌群會有多大影響呢?

遺憾的是,目前文獻較少提及此方面的內容。與我們進行溝通之后,小楊決定親自做腸鏡前后的腸道菌群檢測,對比看看究竟會有什么變化。

01

腸鏡檢查之前的清腸準備

腸鏡檢查前需要進行清腸準備,良好的準備可以為腸鏡提供更好的視野,也會決定腸鏡檢查的效果。

目前常見的清腸方式主要采用復方聚乙二醇電解質方案,也就是瀉藥,主要成分為PEG4000,同時補充電解質。

好的清腸準備一般需要徹底排凈糞便,直到排出無色清水便。

02

腸鏡檢查

腸鏡前準備會對腸道菌群產生怎樣的變化呢? 

是簡單的等比例減少還是完全改變菌群構成?

滿懷疑問的小楊開始了腸鏡檢查之旅。

檢查當天,小楊開始服用聚乙二醇后,很快開始排便,狀態為稀便,此時腸道尚未完全清空。等排空后,馬上進行了腸鏡檢查。

做完腸鏡檢查,還沒來得及思考太多,小楊就拿到了腸鏡檢查報告。

“  腸鏡結果顯示正常  

耳邊傳來了醫生的話,小楊感到松了口氣。

確保身體健康沒問題了,小楊心中的疑惑卻沒有打消,是不是原本健康的腸道菌群會因此紊亂?

如果有不好的變化,我是不是應該做些什么幫助腸道菌群恢復?

小楊積極與我們進行溝通,希望我們給出相應的建議。我們基于文獻及臨床菌群干預經驗給予飲食方面的小建議,這部分后面詳述。

他按自己的理解結合我們的建議,采取了一些飲食干預措施。

當腸道菌群檢測報告出來時,他很興奮。

03

腸鏡檢查前的清腸準備對腸道菌群的影響

在整個過程包括前后,小楊完整地采集,總共完成了4次腸道菌群檢測,分別為以下幾個時間點:

  • 腸鏡檢查前

  • 檢查當天服用聚乙二醇后首次排便

  • 腸鏡完成后首次排便

  • 一周后

“怎么樣?有變化嗎?變化如何?” 

...顯然小楊很想知道結果。

為了便于理解,我們仔細幫他做了腸鏡前一周和腸鏡當天菌群的對比分析。

“一般人可沒這待遇啊”,我們打趣道。

“來,看這些圖表吧”...

  腸鏡當天菌群構成和豐度變化  

點擊圖片放大查看

從圖中可以看到,原本腸道內占極高比例的黃色擬桿菌屬比例大幅壓縮,羅氏菌屬幾乎消失不見。對應的普雷沃氏菌屬以及埃希氏菌屬(主要是大腸桿菌)比例快速增加,另外除了這些菌外還有大量的原占比很低的其他菌屬出現(圖中未展示)。

而更大的變化出現在完成腸鏡檢查后,他發現核心菌屬變為埃希氏菌屬、韋榮菌屬、梭桿菌屬和瘤胃球菌屬。原來的三大核心菌屬占比被壓縮到了5%左右。

這樣的結果雖然與預想的差不多,但小楊不禁感慨道:

“ 看來做一次腸鏡,菌群確實受到影響了 ”。

  腸鏡當天腸道菌群總體狀況變化  

從腸道菌群總體狀況來看,也有非常明顯的變化。

點擊圖片放大查看

上圖顯示,腸道菌群平衡這項指標明顯下降,菌群多樣性也隨之下降。緊接著的指標也很有意思,有益菌下降,有害菌大幅上升。說明腸鏡檢查當天服用聚乙二醇后大量排便擾亂了原先的菌群平衡。

這樣的結果再一次印證了他當初的想法。

“ 菌群也許失衡了 ”,小楊開始低落了。

“做完腸鏡當天,你吃了什么?”

“腸鏡檢查后當天及之后的一天,海帶、蔬菜...” 小楊仔細回憶了一下,“哦,對了,發現糞便中存在較多未消化的蔬菜和纖維...”

“說明腸道對膳食纖維的消化利用能力尚未恢復 ”。

“參考腸鏡檢查后第一次排便的菌群結構” ,我們分析人員指著那張圖說到,“其中埃希氏菌屬以及韋榮菌屬和梭桿菌屬都沒有代謝復雜碳水化合物的能力...”

“這不就對上了嘛...那之后呢?菌群怎么樣了?” 小楊著急地問道。

“別擔心,馬上給你看一周后的檢測結果”

04

腸鏡檢查一周后的菌群檢測結果

  腸鏡后一周檢測結果  

圖中可以明顯看到,腸鏡后一周恢復健康,結直腸癌風險值為0.13,風險很低,也未見腸炎等消化道疾病風險。

“ 一切正常 ”

“腸鏡檢查我也很正常的,那就是說和腸鏡檢查結果一致咯...” 這回小楊神色又輕松了不少。

“當然”

“那我能不能知道,我的菌群到底恢復了沒有?” 小楊果然沒有忘記。

“行吧,既然你這么惦記,再給你整明白點兒...還記得2019年,你在我們這兒測的菌群結果嗎?”

“怎么可能忘記,那可是我第一次嘗試腸道菌群檢測啊” 小楊好像有些得意。

“那這次要不要拿出來一起分析下?”

“可以啊,求之不得,就問你數據還在不?” 說著,小楊笑了起來。

“在啊,我們可是經過你同意的哦” ...

“哪兒那么多廢話,趕緊吧” 小楊知道這樣的機會并不多。

讓我們把時間線再拉長到1年前...”

05

縱向分析:腸鏡檢查對腸道菌群的影響

下圖是基于小楊 2019-2020年不同時間點取樣的腸道菌群結果變化圖(“河流”圖),從圖中我們可以看到腸鏡檢查對腸道菌群產生的影響。 

點擊圖片放大查看

首先圖表中的第1/2/3個時間點分別是小楊檢查前一年、半年和一個多月前,可以看到其中腸道菌群核心構成的菌屬為擬桿菌屬。

此外糞桿菌屬也就是柔嫩梭菌屬Faecalibacterium也是主要菌屬,但是期間比例變化較大,從半年前的近30%到了檢查前不到5%,另外羅氏菌屬也是核心菌屬。以上這幾個屬占據了80%以上的菌群構成,而且存在相對穩定,其他菌屬豐度含量較低,均在1%左右。

“我能不能問下,腸鏡檢查后占比大幅提高的幾種菌,是一直存在于腸道內?還是經過清腸準備時引入的?” 小楊又開始好奇了。

“ 經過對之前幾次數據的比對,確認這些菌在之前的幾個時間點就存在于腸道內,但是比例不高 ” 

“那么為什么聚乙二醇服用后在沒有引入新的菌的情況下,會改變原來菌群的構成比例?” 小楊的大腦飛速運轉著。

“ 這里可能的原因是腸道內不同空間位置的菌分布存在不同?!?nbsp;

“不好意思,我還是不太明白,能給我詳細解釋下嗎?”

固體糞便主體包含了絕大部分的腸道菌群,這些腸道菌群是利用結腸食物殘渣主要菌群,此外腸粘膜部位的黏膜部分也存在大量菌群,這些菌群的構成與糞便主體的菌群有所差異,除了食物殘渣之外還可以利用粘液作為食物來源?!?分析人員耐心解釋,

梭桿菌屬、韋榮菌屬以及埃希氏菌屬可能在腸粘膜部位含量較豐富,清腸過程后期隨著水分排出的黏膜部分菌占據主要比例?!?/p>

“哦,我好像又明白了...” 小楊點了點頭。

“對了,從圖中看來,菌群差不多恢復了” 小楊的眼里閃爍著一絲喜悅。

“你說的沒錯”

“多虧了你們的飲食建議啊...” 小楊還沒來得及長篇大論發表感謝,卻又被阻止了。

“另外,健康人的腸道菌群具有恢復健康的能力”。

“能詳細解釋下嗎?”顯然又勾起了小楊的好奇心。

“你想啊,吃藥,各種不健康的方式都會影響腸道菌群變化沒錯吧?而你現在卻這么健康地站在這兒,某種程度上,腸道菌群有自己的恢復力,當然你可以理解為,整個腸道菌群像一個彈簧一樣,有彈性,可受到干擾也可以恢復健康...” 分析人員說著,又甩給小楊一個鏈接,“可以看看知乎這個文章” 

腸道菌群的恢復力:定義,與健康的關系以及干預策略

看完后,小楊若有所思,“這么說,腸道菌群恢復力和飲食干預都有功勞,你能告訴我,你們是怎么想到這樣的干預方式嗎?”

“這...我們其實參考的是抗生素的情況,把你的腸鏡檢查比作一次抗生素的干擾,這么說明白嗎?”

“哦,就是按照抗生素干擾處理唄”,小楊秒懂。

“是的,我們查閱相關文獻結合臨床經驗...” 分析人員開始了講述。

06

腸鏡檢查后腸道菌群的恢復和變化

“ 與抗生素殺死菌群的情況類似,服用瀉藥將大量菌群排出同樣也會導致菌群數量和豐度下降,和抗生素不同的是腸道不同部位的菌可能清除比例存在差異?!?/span>

小楊覺得很有道理,頻頻點頭示意。

“ 如果在這種情況下直接攝入大量精制碳水化合物或游離糖,很容易使上述這些菌占據主要菌群,所以在菌群恢復的過程中需要結合自身原有菌群特點進行飲食調節和干預?!?nbsp;

“ 小楊你看,這是2020年一項針對抗生素服用后腸道菌群恢復情況的研究 ” 分析人員拿出早已看過幾遍的資料。

研究顯示,腸道菌群能否恢復(以是否恢復之前的菌群多樣性為標準)包括以下幾個階段:

1

主要恢復菌首先利用黏蛋白多糖在腸粘膜中定植,部分可以通過降解復雜碳水化合物利用能量(如單形擬桿菌)

2

上述產物可以對下游其他菌進行交叉喂養,這部分菌其中一些可以生成短鏈脂肪酸(如柔嫩梭菌和羅氏菌屬的一些菌),進一步為下游其他菌定植提供能量。以上所有菌及代謝物進一步幫助腸粘膜的重建,從而形成正向循環

Chng KR,et al.,  Nat Ecol Evol. 2020

從我們這個例子來看,核心菌群中就包括有主要重建菌

單形擬桿菌 Bacteroides uniformis、

多形擬桿菌 Bacteroides thetaiotaomicron、

食葡糖羅斯拜瑞氏菌 Roseburia inulinivorans、

普氏棲糞桿菌 Faecalibacterium prausnitzii 等,屬于較易恢復的菌群結構。

“所以說,讓我多吃膳食纖維和復雜碳水化合物,另外同時補充益生菌和低聚果糖,控制糖的攝入。其實是為了重建菌群對吧?” 小楊覺得自己一下懂了好多。

“當然要盡可能地在短時間內,讓你的主要核心菌大部分得到恢復。對了,你在第8天有改變了什么飲食習慣嗎?”

“增加了低聚果糖的攝入,從每天10g增加到每天20g,怎么了?是有什么變化嗎?” 小楊有些不解。

“ 看這里,第8天可以看到明顯的糞桿菌屬和羅氏菌屬的豐度上升... ”

這一天,小楊感到格外輕松自在。         

關于小楊的故事,到這里,告一段落。

文中描述的人物是真實案例(小楊是化名),前后多次進行谷禾腸道菌群健康檢測,以及在醫院做的腸鏡檢查。

我們在征得本人同意的情況下,將此案例發布于谷禾健康公眾號。在這里,我們也要感謝小楊(化名)愿意提供部分報告信息,以便于我們分享時,大家能更好地理解。

最后,分享兩個需要注意的點:

如果腸道菌群構成中:

單形擬桿菌 Bacteroides uniformis、多形擬桿菌 Bacteroides thetaiotaomicron、食葡糖羅斯拜瑞氏菌Roseburia inulinivorans以及普氏棲糞桿菌 Faecalibacterium prausnitzii這幾種菌占比很少,那么在進行如腸鏡檢查、抗生素或者較嚴重腹瀉之后,需要特別注意腸道菌群的重建。

如果腸型構成中主要以普雷沃氏菌屬或瘤胃球菌為主,且普氏棲糞桿菌Faecalibacterium prausnitzii 比例較低,那么需要考慮增加益生元的供給,并注意主食中以抗性淀粉為主,幫助第二級菌群定植,輔助重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_开心激情站_97色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