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 / 待分類 / 以性換取衛生巾,被迫切除子宮:月經貧困...

分享

   

以性換取衛生巾,被迫切除子宮:月經貧困,正毀掉4000萬女性

2020-11-06  一介

    好多讀者說找不到我們公眾號了

    大家星標一下,下回就能正??吹酵扑?/span>了喲~


    散裝衛生巾,2毛錢一片

    要不是前兩天的一個熱搜,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原來,真的還有人買不起衛生巾?!?/span>

    事情源于一個微博博主發了個動態:

    22塊,100片,一片2.2毛。

    我去網上搜了下,確實很多網店在賣,買的人還不少。

    有人專門買來做了測評:質地粗糙、掉渣,吸水隔濕能力都差,揉兩下就爛了,貼在大腿內側還會引起過敏。

    品質低劣,運輸過程中也很容易感染細菌,不敢想象用在私處會有什么的后果。

    有人小心提醒:建議大家還是買有牌子的吧,這么便宜的三無產品也敢用?用在私處的也敢亂買?

    有買家在下方回復:

    “生活難”

    ”我有難處?!?/span>

    2020年了,確實還有很多很多人沒法實現衛生巾自由。

    我們來算一筆月經帳:

    據統計,一個女性一生中至少有2500天處于經期,要使用約一萬片衛生巾。正常一片需要一塊五,一天用四五片,光是衛生巾支出,就要比男性多支出至少1.8萬元。

     

    對于有條件的女生來說,想要安全度過一個舒適體面的經期,加上安睡褲,一個月至少需要50塊錢。

    也許,對一些人來說,一次性就可以屯很多,完全不用擔心經期問題。

    但具體到很多沒有實現衛生巾自由的人來說,衛生巾支出是要讓步給柴米油鹽的,每一分錢都得用在刀刃上。

    一句“我有難處”,揭開了被隱藏的千萬女性面臨的貧困。

    這種貧困,叫月經貧困。

    以性換取衛生巾,被迫切除子宮

    超4000萬女性面臨月經貧困

    “月經貧困”指的是女性由于經濟能力不足而無法在經期得到足夠的衛生用品從而導致的繼續貧困。

    根據有關統計,全球有4000萬女性正在遭受月經貧困。但實際上的數據,可能遠不止于此。

    僅印度一個國家,就已超過這個數據。

    2016年印度的一份全國家庭健康調查報告顯示,15到24歲的女性中僅有58%用得起經期衛生產品。

    在中低收入國家,有超過50%的女性自制經期衛生用品。

    即使在發達國家,衛生棉條也等同于奢侈品。

    因為制定政策的男人們認為衛生巾一類不是必需品,就對衛生巾施加重稅,稅率高達30-56%,英國曾達17.5%,德國是19%,遠超奢侈品的稅率。

    “月經的歷史充滿了謠言和壓制。要知道,當1963年決定這個稅率的時候,是499名男子和36名婦女進行的投票?!?/span>

    這意味著,在發達國家依然有很多低收入的人用不起衛生巾。

    2017年,英國14歲至21歲的年輕女性中,仍然有49%因為經期而缺課一整天,每10位女性中就有一人買不起衛生用品。


    就因為得不到這一片小小的衛生巾,女性喪失了很多機會,付出了高昂代價。

    在西方國家,有人不得不去公廁偷衛生紙墊在內褲里。

    在我國西部一些地區,女人們還像祖輩一樣,在自己縫制的月經帶里裝滿灶灰來度過經期。

    在印度農村,許多婦女至今是用舊抹布、谷皮、干樹葉、草、炭灰、沙子和報紙等不衛生的材料來吸收經血。

    電影《護墊俠》就很好的證實了這一點,男主無意間發現妻子藏的一塊臟布,問起才知道是經期用的。

    丈夫心疼的說:“這些天你就是用這么臟的東西嗎?我擦自行車都不用它!”

    據印度衛生部估計,70%的印度女性因缺乏衛生巾用品而受到不同程度的生殖感染,有的不孕不育,甚至死亡。

    在尼泊爾,約有53%的女性因此患有生殖道感染,34%患有肺炎,17%的人患有子宮脫垂,還有12%的人患有貧血癥。

    用不起衛生巾,對女性帶來的傷害遠不止危害私處健康這么簡單。月經也讓貧困女性陷入了貧窮的閉環。

    破布、碳灰等無法完全阻止血跡蔓延和血腥味擴散,礙于尊嚴和月經歧視,她們出不了門,失去了接受教育和工作的機會,更加無法擺脫貧困。

    在美國,每5個女孩里就有1個因為買不起經期用品而被迫曠課甚至輟學。

    在英國約有1344萬貧困家庭,每年有超13.7萬名女孩因為買不起衛生用品而輟學。

    每年,有2300萬印度女孩在經期由于沒有廁所、無法獲得衛生用品以及來自社會的偏見等原因而無法上學。

    在印度的馬哈拉施特拉邦的Beed地區,有一半的女性被迫選擇切除子宮,只是為了能在甘蔗收割季節不會因為來月經而影響勞動。甘蔗收割是他們一年的全部收入來源,有7500塊。

    如果不能工作,甘蔗承包商會對當地農民罰款,一天罰500盧比(約人民幣50元) 。

    所以,解決方案就是,切除自宮,讓女性不再流血。以放棄健康和生育能力的代價,謀求生存。

    而在非洲地區,女孩們則被迫選擇通過性來換取衛生巾,以此得到上學和工作的機會。

    月經是女性正常的生理現象,全球卻還有這么多婦女在無聲痛哭,沒有權利體面的流血。

    比使用不起衛生巾用品,更讓人感到無力和崩潰的是,貧窮落后地區對月經的羞恥和污名化。

    為什么要正視、理解女性的月經貧困?

    對于很多落后的發展中國家來說,來月經是一種病,被視為不詳。

    尼迫爾國家認為女人來月經是不潔的,會給家庭帶來厄運,來月經的女性都要離開家。

    曾經就有一位母親帶著兩孩子遵照習俗離家,住進了簡陋的“月經屋”里,那里不通風也沒有供暖,母女幾人因為在里面烤火通風不暢,三個人全部遇難。

    在印度,有些母親會將女兒關在又臟又臭的牛棚中,然后丟給她們一些臟臟的布料當衛生巾,在牛棚里喝牛尿凈化自己。

    在印度電影《月經革命》里,女性流血是一件羞恥的事情,在問到什么是月經時,她們害羞低頭,“不能說?!?/span>

    鏡頭對準男性,他們脫口而出了統一答案:月經是一種病是不是?大部分得病的都是女人······

    就算在中國,女孩們在初來月經時都曾把它當做一件羞恥的事。把衛生巾稱為“面包,姨媽巾”。把來月經稱為“大姨媽”。以前上學時,女生來月經都要藏好衛生巾,以免被男同學發現取樂。

    鋪天蓋地的衛生巾廣告,依然會用藍色液體代替血液。生理健康課上,老師們也一筆帶過。

    很少有家長告訴女兒來月經了怎么應對,如何使用衛生巾。

    現在,當“散裝衛生巾”問題被大量討論時,依然有很多男性對此不理解和冷嘲熱諷。

    有人指出衛生巾稅費太高,應該調低衛生巾的稅費,立馬有人跳腳了。

    “不會吧不會吧,還有人用不起衛生巾?”

    “對真正貧困的人來說,衛生巾還真就不是必需品了,月經帶不能用嗎?”

    年初在武漢護士需要衛生巾援助時,還有人質疑其中有貓膩。

    就全球環境來說,在政壇里活躍的多數是男性,月經貧困對他們來說太遙遠,自己不會來月經,也不窮。沒有感同身受,缺乏同理心。在制定策略時,不會考慮月經貧困這個命題。

    “月經貧困”依舊是一個全球性的衛生問題,月經羞恥依然是一個禁錮,影響著世界各地的女孩。

    一個國家發達的標準,不是建了多少高樓大廈,而是對弱勢群體的關愛程度。

    政府能不能提供免費的經期衛生用品,關系到千萬來自底層女孩能不能有尊嚴的度過生理期,能不能順利上學工作,甚至能不能擺脫代際貧困的惡性循環。

    想要消除月經貧困,需要從觀念上徹底消除月經恥辱,從政治經濟上解決月經貧困,讓上億底層女性能夠便利獲取物美價廉的衛生巾。

    更需要的是,男性的理解、支持和關愛。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男女從來都不應該是對立面,沒有男性可以單獨脫離女性而存在。

    當女性的合理需求可以得到正視和解決時,男性也會因此受益。此次在湖北抗議的醫護人員中,女性醫生占了50%,女性護士更高達90%。

    在電影《護墊俠》里,從自己妻子身上,男主意識到了女性面臨的困境,竭盡全力為女性擺脫月經貧困而努力。

    電影男主的原型,阿魯納恰拉姆發明了平價衛生巾,在印度建立了近2500個可以低成本生產衛生巾的生產中心,還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建立了十幾個。他也被譽為“衛生巾之父”。

    他說:男性的強大只是一時的,只有女人強大,母親強大,一個國家才能真的強大。

    沒錯,月經是女性與生俱來的的自然生理反應,沒什么可恥的。真正可恥的是人對它污名化和漠不關心。

    男性永遠沒有機會體會女性來月經的無力、沉重,生理上的疼痛以及情緒起伏,但只要多一個人理解女性的難處,愿意為女性的月經貧困而努力,就多一分機會改善女性月經貧困的現象。

    衷心希望,有一天,所有女性都能擺脫身體的束縛,享受衛生巾自由。

    每一位女性都能有尊嚴的體面度過生理期。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_开心激情站_97色色